福书网 > 未分类 > 乱男宫 > 合欢岛番外9祸兮福之所倚(h)
    庄园室内,黄小善躺在床上,额头搁着冰袋,转动眼珠子看看坐在她身体两侧、一侧四个的丈夫们,要死不活地吟哦:“真是神仙打架,小鬼遭殃,我招谁惹谁,平白受这无妄之灾。阿横……”颤巍巍地抬起手,近横忙抓住她的手,“说说看我还有多少日子好活?”
    近横静静看着她演戏,并装作不知道她在演戏的样子说:“你只是额头肿了,冰敷冰敷就没事了。”
    黄小善不信自己伤得这么轻,激动地抬起身:“胡说,拉拉的力道怎么可能只让我受‘额头肿了’这么轻微的伤!你是不是没给我仔细检查?你医术是不是退步了?我现在感觉恶心想吐,记忆力不好,脑中一团糨糊……”说着说着悚然一惊,拽着近横的手捂到心口,“我会不会慢慢变成白痴弱智?!”瘫回到床上,一脸生无可恋。
    近横面对她欠打的苦情演技,十分之非常想在她额头的肿包上再火上浇油地敲一下。
    苏爷捡起冰袋搁回到她的额头上:“少咋咋呼呼,额头消肿后就没事了,再说你不一直挺白痴弱智的,还需要让我砸一下才白痴弱智?”
    “你滚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黄小善抬脚蹬他,马上又林黛玉起来,口中溢出矫揉造作的嗲音,“哦~被你气得头更晕了。”
    “黄鳝!”悲呼响起,黄家另一个戏精登场陪她演双簧了,“都怪我不好,我要没条件反射地躲开,你也不会被狠心的大哥哥拿球砸伤。”
    “心肝,躺到我身边来,我要搂着你。”
    四爷依言缩到她身边,被她搂在腋下,眼底喜滋滋的。
    “为你粉身碎骨,我也万死不辞,谁叫你是我最疼的心肝。”
    四爷咯咯咯娇笑,更加往她身上挤压身子:“你讨厌~”
    苏爷脸皮抽搐:“得了白痴弱智,一个传染俩!”起身离开这对晦气玩意儿,离得远远的。
    黄小善冲他后背吆喝:“把儿子抱来,儿子该想我了。”
    分明是你自己想儿子了,真能装。
    老大一走,想要二人世界的四爷就开始往外轰人:“喂,你们还不走?没听见大哥哥刚才说白痴弱智会传染?”
    朝公子自从跟了某人之后,感觉自己每天都活在活见鬼中:“有道理,那就恕在下不奉陪了。”
    老幺的刁蛮在黄宅是出了名的,他不惜拉低智商来轰人,不顺他的心走人的话,闹起来谁也没他会撒泼骂街。
    其余人暗暗掂量了下自己的脸皮,确实跟老幺差得太远,也都识趣地退场。
    他们这么听话,可把四爷得意坏了。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黄小善捏捏他的鼻子,“自己骂自己是白痴弱智,还好意思得意。”
    四爷翻过来撑着身子趴在床上,冲她皱皱鼻子,拿起她额头的冰袋,轻轻在红肿上按了一下。
    “嘶!”伤势虽然没她刚才说得那么夸张,好歹七分假三分真,r首领丢球的力道有多重,她额头的包就有多大。
    爱人一叫,四爷的手就打颤,放回冰袋,心疼地在她脸上又吻又舔:“黄鳝,你受伤比我自己中了子弹还让我难受,下次苏拉往我背后射飞刀我也绝不挪一下。”
    黄小善轻拍一下他的嘴巴:“第一,没有下次;第二,拉拉不会往你背后射刀子。”
    四爷眼珠子狡黠一转,爬起来跪着叉开双腿,将内裤拉到屁股下,在她眼前高高挺起半硬的鸡巴:“黄鳝,你受伤躺着不能乱动很无聊吧,给你玩。”
    黄小善弹了下龟头,从冰袋中掏了块冰出来,碰触老幺的鸡巴。